在比清北还牛的全球Top10大学工作有多高(辛)大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30 11:51

  标题: 在比清北还牛的全球Top10大学工作有多高(辛)大(酸)上(泪)

  笔者99北邮人,职场是从瑞士开始,至今10多年。开一公众号写写瑞士工作生活(公众号:瑞士那些事)欢迎大家关注转发哈。

  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ETH,爱因斯坦母校,世界排名连年攀升。2020年THE世界第13(清北23,24),QS世界第6(清北16,22)。在毕业5年中位数工资顶级大学排名中,它也以13.5万英镑名紧随其他俩瑞士大学列欧洲第三。(具体排名见笔者另一文章:在毕业生工资排名欧洲第一的瑞士圣加仑大学读MBA是个什么体验?可见飞跃版)

  为啥实力如此强劲呢?笔者觉得有钱是重要因素之一。每年学校经费近20亿瑞士法郎,给学生,学者,教授的待遇都很好。对科学的执着,探索,对真理的寻求固然重要,但生活还是需要白花花银子的。ETH博士生2019年待遇,根据Rate在5万到8万瑞郎。

  博士后8万7千起。有些抠教授会用同样的钱多招人,所以有些同学只能拿到60%的待遇,计算机电子这些来钱快的专业一般教授都不抠。

  助理教授年薪16万瑞郎起,教授25万瑞郎起。所谓人为财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然有很多牛人加盟,每年新晋的tenure助理教授背景都是闪瞎人眼。有钱学校的硬件条件也是杠杠的。该校毕业生title里都会自豪的加上ETH,比如M. Sc ETH,告诉别人,俺和你们不一样…毕业不容易,尤其本科,一般会有近一半人被淘汰,所以毕业生名声也都很好,想跳去其他名校也不难。这也是为啥说,名校招牌很重要,无论是申请学术界职位还是工业界职位,能给你一个起点较高的敲门砖。在别人对你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名校背书就起作用了,但后面就得看真实力,光靠名校光环闪人就不好使了。

  这么牛的学校笔者是怎么混进来的呢?只能说是运气和命好。博士虽是隔壁村里名校但拿出村就嗝屁了。感叹下当年申请时候其实个人背景很好,托福高分后犯懒没考GRE,该村是第一个且是唯一一个申请,直接给全奖了。当时穷学生一看一年给3万欧元还免学费,那时候1欧元可是换11软妹币啊!哎呀妈太有钱了,人穷志短被金钱击倒屁颠就去了,也没再申请其他的做比较。

  事实证明,年轻时候还是不能犯懒,犯懒是要付出代价的。博士课题领域很新,痛苦一年完后发论文就跟卖菜似的,领域新么,你写啥就是啥,发文10多篇轻松3年多毕业,全世界到处跑开了一圈各领域顶级会,生活滋润。但毕业找工作好日子就结束了。想去工业界,工业界很实际啊,您搞的这些东西没人懂,不知道干嘛的,碰上经济危机加上村里学校牌子不硬,形势艰巨。

  ETH这工作申请很麻烦,查祖宗好几代,所以断断续续一直没填完,直到邮件提醒申请快过期了,才跑去填完。记得那时候本打算去意大利玩,突然一通电话打来说来瑞士面试吧,临时改计划跑来瑞士。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瑞士不会是最后的归宿吧。嘿,人生就是如此有趣。

  面试顺利,这事就成了。招的是一名电子工程师,本是个正式编制的工作。老板想要我,但给非欧盟人办工作签证又麻烦,得和移民局证明非我不可,所以按博士后给我招了进来。后来知道其实申请者不少,老板说是看笔者除了懂招聘需要的技能,还懂额外数学建模等东西(有利于忽悠到更多经费)。另外插一句,个人其实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博士后,因为在国外博士后不是个啥光荣的玩意,但没辙啊,按当时穷毕业生的眼光,待遇算是丰厚,就忍了。ETH博士虽说待遇比起世界任何地方博士后待遇都好,但是和瑞士业界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问老板以后能不能换名头,他承诺说过两年就给你换一个类似高级研究员的名头。但后来事实证明啊,没写下来的东西都不算数的,自己的利益不能指望别人。

  工作内容挑战相当大,我们组是参与欧洲宇航局空间引力波探测项目LISA的成员之一。面试的时候听的悬的慌,说要重现爱因斯坦思想实验。搞仨飞行器,距离500万公里,然后测量飞行器之间微米(10的-6方)距离变化。如果能测出来,就说明这距离变化是时空扭曲造成的,从而能直接证明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是正确的。这样现代物理学的根基就被证明是对的了,物理学家们这几十年就没白忙活,能安心继续科研了。但这实现难度,形象一点的比喻,就是在暴雨中要能听到一片羽毛落地的声音。面试时候,我心里一万个问号,真的假的?您是认真的吗?当然,口中还是说,牛X,有意思,有难度,但向我开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们组负责飞行器中某电容传感器的前端电路设计,就是能将极其微小的且极其缓慢的电容变化,变成电信号并放大传到中心计算机。

  难点一就是这电容,极其微小意味着fF,10的-15方,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小的电容是pF,10的-12方。所以我们得自己想办法弄出电容值是能买到的电容千分之一的电容来,否则没法测试设计的电路是否工作。

  难点二就是电路设计,需要在超低频率(0.1毫赫兹,10的-4方赫兹)有超低噪声。世面上能买到的所谓超低低频噪声的芯片,差不都都是在1赫兹左右低噪声,所以我们得自己设计。能买的芯片也很有限,因为需要能应用于航天的芯片,这些芯片和民用的芯片比起来,种类和数量都非常少,所以设计得从最基础的模拟电路做起。

  其他技术细节就省略几万字,经历各种磨难,最后都被我们捣鼓出来了。2011年时候在德国的欧洲防务公司卫星组装车间测试成功,并在2015年底(这时候笔者已经离开)跟着LISA Pathfinder飞行器一起发射,于2016年成功完成了设计使命。

  虽说这工作是在大学,但整个项目是按照一个类似于工程项目来管理的。有明确的目标,阶段,时间期限,经费等等。项目管理是由欧洲宇航局以及某宇航企业负责。我们这块东西也是,经常我老板就是甩给我一笔钱,说某年某月某日给我搞出来啥。然后我就陷入彻夜失眠,这玩意往往都找不到现成的东西或文献,全靠自己琢磨。但幸好,我老板是个经验极其丰富的工程师,给了我很多指导帮助。他当年是南斯拉夫坦克部队总设计师,负责用模拟电路设计坦克瞄准系统,搞过模电的同学应该知道这有多难。南斯拉夫内战时候他不愿意站队,就自己开车离开了。上了当时南斯拉夫报纸头条,XXXX叛国!后来辗转多国,最后回到欧洲来了瑞士。天天我们一起啃骨头,几乎每天都从他身上学到一些东西。他也愿意手把手教,另外ETH本身的教学科研资源也非常丰富,自己也跑去旁听很多课程,因此受益匪浅,感觉在这学到的东西比博士时期多好几倍。没有发论文的要求,但有些东西搞出来觉得不发实在可惜了,所以攒了两篇顶级传感器杂志,这些东西也都用在了后期的项目中。

  人际关系很简单,我们是个小机构,属于ETH的另类。游离于整个教学体系之外,就是挂靠在某个系。好处就是不受太多约束,不好的就是没有职业发展的道路可言。也没啥组织结构,就是老板加一堆兵。我老板已经到了快退休年龄,且是技术狂人,加之奇特经历使之视职务待遇这些俗套玩意为粪土。同事也是偏向于科学怪人类型,只关心技术其他事少。项目经费也不是十分稳定,因为欧洲地主家余粮也不多,所以对这种烧钱的项目也逐渐在缩紧。工作合同都是一年一签,隐隐中总感觉有风险存在。

  这也是其他博士后们(大牛请忽略)的写照,相比其他国家的博士后,ETH的待遇确实好,工作一年一签,最多可以做5年,生活可以挺滋润。如果能成功找到教职,那自然最好。但如果没有呢?博士后做久了,想再跳去工业界,没有优势反而有可能成为劣势(之后笔者自己招聘人的时候就有这种感受)。笔者个人从博士毕业开始自知才疏学浅不敢在学术圈混,也知道虽说在ETH工作有趣待遇不错生活不错,但这肯定不是最后的归宿,也不是最终能在瑞士站稳脚跟的长久之计。所以一直有种紧迫感,不断学习,不断寻找新机会。